• 2012-02-17

    broken heart

    一早上就听了一首很绝望的曲子。所有的东西都在那里面了,曾经试图改变什么,发现原来破碎的心就再也无法愈合。

  • 2009-08-28

    它摇摆它的尾巴在我脚周围
    乱跑应该是它的思维方式
    我今天显得很疲惫因为这是一个虚弱的早晨
    并说“如果早晨就忧郁那么接下来的一天都不会有好心情”
    直到中午过后的两个小时
    你猜我才从口袋中掏出什么

  • 2009-05-15

    乱写

    就当我头脑一时发热所说的话不包含两个意思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总之我在离开之前的难过都用完了已经没有了再多也没了因为我感觉我那么空那么无助还要被人冤枉滋味真的难以言喻早上喝掉两瓶剩的啤酒头晕撑到你回来我睡了会心里那个难受就当做了场梦后来就醒了不管我是赢是输梦总是会醒可我醒来还觉得像在梦大概是梦游了你突然间消失回来时脸颊通红第一次说不用我管我不知道我是猪还是畜生是蠢还是太聪明醒来后不发一语短信里的字一个一个扎在心头但不忍放弃忍住眼泪看了个片子还是流出来了晚上摸胡渣入睡梦里这么甜美还有争吵时不时地早上醒来胡渣还在鼻息缓慢熟悉这些日子真是美好得难以言喻无法形容只能感受该走该走了事情做到一个份上就该差不多了。

  • 2009-01-16

    NOVITA

    穿蓝衣像蓝虫。阳光洒进眼睛里,有些痒。二十天后看见,像二十个月没见过。你的高跟鞋还,留在我家里。如此这般。

  •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真有够无聊的。我一个人坐在旁边喝酒,不再说话了。端起酒杯一口接一口。啤酒一下子就在口腔里产生了特殊的效果,直到它继续往下慢慢地流。我不能确定最终它在哪里。那些被我喝过的酒,它们都碰到了一些什么。但这是个令人迷幻的幻想。不过很可惜因为它们,我变成了一个烂人而不是灿烂的人。现在我的精神很不好,我早上8点才睡觉。睡到下午1点就醒了。一共5个小时左右。我觉得这很不正常,越来越不正常了这一切。为了使自己快乐而不快乐的时间越来越多,按照这样继续下去的话,我差不多到30岁左右就挂了。也许下一分钟,下一次出门的时候,我就会碰到挂的机会。

  • 2008-12-02

    ghost dog

    “侍之道即死之道”
    “故每日应修死想”
    “当身心放松之时”
    “你要冥思着”
    “被枪弹粉碎”
    “被巨浪冲走”
    “被火焚”
    “遭雷劈”
    “葬身山崩乱石”
    “坠入万丈深渊”
    “死于疟疾,或随主人而切腹”
    “每日不间断,可视己已死”
    “此乃侍道之本”

    “把事情复杂化并不好”
    “你不应寻他道于侍道”
    “对于他道亦如是”
    “如能遵循此法,应能闻众道而修己道”
  • 2008-09-08

    乘客

    今天我母亲告诉了我一些故事。她说有一个男孩,以前是个屠夫,经常杀动物。之后他结婚,生了小孩。很不幸,小孩有许多先天性的疾病。先天性心脏病。活不了多久。

    今天我又坐公车了,我每天都在公车上。 我误会了那是一个关于动物的公益广告。吃尸体,吃进去的全部又拉出来,没拉出来的那些,会有动物的气味。想象一下,在我们的身体里充满了各种动物尸体的气味。那种感觉。 我在公车上听到了王菲的《乘客》。那台移动电视把它作为了整节公车的背景乐,多么恰当。我想我不想再吃肉了。(我曾经也试着做一个素食者,可我没有坚持。)当我经常闻到一些陌生人的气味,我想象那种尸气停留在我们身体里,再变成多种复杂的气味散发出来。我想我们并不能只有在性方面才说纯洁这个问题。如果说上面那个故事是令人悲哀的。我想我现在还来得及是幸运的。我从来没有亲手杀生。另外一个问题是,我总是很悲伤。特别是在公车上。在人数不多的公车上我就容易悲伤起来。我特别爱坐公车,这也是最近的事。我特别爱下雨。这是很早的事。我特别特别不活泼。我还曾经被人说神经兮兮,充满敌意。叫我自己跟自己玩。

  • 2008-05-26

    我们俯视轮渡下那片黄色的河流。

  • 2008-05-11

    *尔 

    散阳
    有影子是晃动的
    这边的阳与南边不同
    南边人都披着雨衣
    站在白灯下

     

    *你那边几点 

    逝去5月
    就sorrow5月
    说是去看
    却难以踏步
    路不远,有失
    有时就这样

  • 2008-04-19

    没有喘息的人

    为了避开你无意识的眼神,我打算从今天起就只看你的背影。但怎么做到每一次都准确无误地只看见你的背影呢,我只在梦里才做到过。因为梦是我造的幻想,那么,你就活在我的梦里吧。一次又一次,你都将眼神抛给我,你可知道这是一种不顾及他人感受的行为,这是种犯罪。每一次无法企及的了解都不算无知。后来我站在你背影投射出的阴影下,仔细倾听。太奇怪了,为什么你没有喘息声?人怎么可以没有喘息,这太古怪了。努力回忆我走向你的每一个细节,都发出了不大不小的响动。我弄不清楚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你没有发出我预想中的喘息,你这么安静,这么可怕,让我联想出视觉上的恐怖感受。后背冷风飕飕,窗户没有关,墙灯发出电流声,水里有虫,走廊上高跟鞋踢踏着经过,大雨把临窗的地面洒满了脏脏的绿色的水,没有人敲门,没有人说话。

    在你的眼角,总是有些眼屎和眼泪。在厕所放了一瓶洗手液,你把它当作喝的。在你的每件衣服的口袋里,总会有些揉卷了的卫生纸,我脏的嘴角就用它们来擦。衣服上有补丁,那有什么关系,老人和消费者有什么关系。关心政治,贫穷,你也没有力气。柜子里是不是藏了些钱,你想躲过那些人偷偷行事是不太可能的。过马路的问题,我几乎没有出过什么差错。没有被车撞过的经历,也没有恍惚走神。

    关于我思念你这一回事,完全是无中生有。我不认识你,也没有遇见过你,甚至我连你的背影都无法辨认。我怎么可能会想一个不存在的人?这是无稽之谈。芸芸众生,就这样罢了。